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>> 民宗要闻 >> 藏族学生回到了“娘舅家”
藏族学生回到了“娘舅家”
来源: 各界导报 日期: 2018-7-3 作者: 记者 唐冰

   “热”是两年前巴桑吉巴对古城西安的印象。那个时候,巴桑吉巴对西安的认识还仅停留在小学书本上的介绍,知道这里是文成公主的娘家。令她没想到的是,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,她会在这座城市学习和生活。

    巴桑吉巴来自西藏日喀则一户农家。两年前,小学毕业的她,考入了西安市浐灞第一中学初中。“姑姑送我来上学,那是我第一次来到内地,到了后发现西安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。”巴桑吉巴略带羞怯地说。

    在浐灞一中,像巴桑吉巴这样的藏族学生还有200多个。“对于西藏地区的孩子来说,能够考到内地班来上学是他们的心愿,这对他们的家庭来说也是很荣耀的事。”校长高根宏说,浐灞一中是我省唯一一所设有内地西藏班的初中学校,也是全国唯一一所陕藏学生比例相同的内地西藏班学校,共设18个教学班,其中有9个西藏班、9个本地班。

    “我们既是老师,也是他们的父母”

    在我国,目前共有包括陕西在内的20个省(市)的82所学校开办了内地西藏班,教学范围涵盖了初中、高中、职业教育、本专科和研究生教育。

    “我常给我们的老师说,我们是不在西藏的‘援藏’工作者,要时刻发扬‘243651’精神,为陕藏学生的成长成才尽职尽责。”高根宏所说的“243651”,即24小时守候,365天拼搏,一心一意关注学生健康成长。

    格桑(化名)来自西藏偏远山区,自幼营养不良患有先天性胃病,有次突然胃部大出血,生命垂危,医院六次下达病危通知书却联系不到家人。在没有家长的情况下,学校为格桑选择了西安最好的医院进行治疗。

    手术前,格桑躺在病床上微弱地对班主任王老师说:“老师,我是不是快要死了?我不想死,我想阿爸、我想上学……”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。

    王老师握住格桑的手说:“我就是你的阿爸,有阿爸在,你一定要坚强,一定能挺过来!”手术室外,大年初一的凌晨,学校领导班子成员和王老师一直安静地守候着。当医生宣布手术成功那一刻,在场所有人留下了激动的泪水。

    手术恢复期,德育导师姚老师丢下自己年幼的孩子,专门让学校厨师为格桑制作了营养餐,并陪伴格桑直到身体康复出院。

    在浐灞一中,感人的故事还有很多。

    “我在西安有个家”

    内地西藏班的学生,因为三年才能回趟家,期间的春节和藏历新年都是在西安度过的,但他们并不孤独。春节期间,老师们会陪着留校孩子一起外出购物,除夕夜一起看春晚。特别是2017年藏历新年,全体藏汉学生欢聚一堂,共同庆祝藏历新年。

    2015年国庆节期间,一位从“虫草之乡”那曲千里迢迢来到学校的家长用生涩的汉语激动地说:“我们家过去祖祖辈辈都是农奴,是共产党、毛主席让西藏人民翻身做了主人,党的好政策还让我的儿子能够来到这么美的地方读书,晋美(化名)是我们全家人的希望,更是我们全村人的希望……”

    这位家长所说的晋美是一个内向的男孩,由于汉语基础差,刚来时学习成绩不理想。为此,晋美的“代理家长”——浐灞半岛社区的王先生,经常放弃周末休息,带着他和自己的儿子一起补习功课。

    “晋美就像我的亲儿子一样,我非常喜欢他。”逢年过节,王先生一家都会陪小晋美一起过,他的儿子也和晋美成了一对“好兄弟”。经过“父子俩”的共同努力,2016年,晋美联考成绩进入全国前10名。

    “我们就是要让这些藏族孩子不仅感受到来自学校大家庭的关怀,还要让他们感受到西安也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家,这里也有爸爸妈妈、兄弟姐妹。”高根宏说,从2014年开始,学校每年都会开展“我在西安有个家”爱心结对活动,发动爱心人士与西藏班学生组成爱心家庭,为远离家乡的藏族孩子送上温暖。截至目前,已有500多名藏族学生有了西安的家。

    “每个学生都是民族团结的使者”

    在浐灞一中教学楼里,有一间民族团结主题展室。展室里,陈列着藏戏脸谱、桑库、马鞭、马口铁、藏香盒等物品,这些展品都是藏族学生带来的。

    形似布达拉宫的阶梯、藏吧、具有藏族特色名称的校内道路、《陕藏传统节日》等学校教材……在浐灞一中,藏族文化与陕西文化相互交融。在这里,陕藏学生同吃同住同学习共成长,孩子们从陌生到相互欣赏、互相帮助,彼此结下了深厚民族情谊,成为民族交融的纽带和桥梁。

    自2012年建校以来,浐灞一中中考录取率逐年攀升,2013年西藏班中考录取率达93%,2014年95%,2015、2016连续两年实现全员录取。

    “这里的藏族学生来自西藏七个不同的地区,其中不乏来自祖国边境牧区的孩子,他们的父母默默守护着祖国的边防线,我们更有责任和义务保护教育好他们的孩子。”高根宏说,文成公主进藏生活了40年,她与松赞干布的结合,使吐蕃与唐朝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方面的联系得到空前发展,自此唐蕃结成舅甥关系。现在藏族学生到西安求学,就像回到了“娘舅家”。

】【打印】【关闭窗口